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云雨春宵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云雨春宵

时间:2018-05-08 我那漂亮妖娆的同事,高跟红靴骚货狐狸眼浪莎刚才被操得浪叫出声,嘴发出有如断魂般的凄美叫声,几乎被干晕过去。现在高潮一过,瘫坐在沙发上,慢慢恢复了过来,不过依然兴奋不已地晃着脑袋,犹自沉浸在迷幻堕落的天堂之中。
  由于她穿的那条浅绿色灯芯绒包臀紧身长裤被我两剪子糟蹋成了条性感开裆裤,里面的超薄蝉翼透明薄纱蕾丝性感小内裤也被我扒飞了,浪莎再风骚放浪,毕竟也是才被我操了骑了的女人,总不可能让她穿着性感的红色高筒靴子亮着胯下高高突起的黑毛包子穴就这么堂而皇之走出去吧。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让浪莎披上了那件白色的高腰小方领羽绒短大衣,总算罩着了她那性感的大白屁股。这么收拾停当以后,我扶着身边刚被操得失魂落魄的高跟红靴骚货浪莎离开小包间走进大厅,刚才那次令人晕眩的性交快感让她眼前景像一片模糊,俏丽的美人头儿斜倚在我的肩上喘息不已。
  一踏进大厅,立即一阵声浪夹杂着烟味、酒味、男人的体味和女人的香水味迎面扑来。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糜糜之音舞动的海洋。大厅中央舞台上的表演正进入高潮,音乐猛然发出野兽般的吼叫,人群霎时亢奋起来,像是接通了电源似的两眼发光,身体摇晃。一排穿着暴露的美貌少女跳起了踢踏舞,她们大胆地踢起大腿,拚命地把雪白粉嫩的大腿和胯间那狭窄的布片敞露出来,一片的酒池肉林……。
  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天还是很冷。搂着身边高跟红靴狐狸眼浪莎桃花般美艳的脸蛋和短短的波浪秀髮,才嗑了药绯红的双颊,电眼迷离和性感的瑶鼻,随便一瞥都美得让我心跳,刚在这浪货体内洩过欲的下身又有些冲动起来。
  「巴塞罗那」KTV门口那名年轻英俊的男服务生看见我们这对姦夫淫妇搂着靠着走出来,虽早就有些见惯不惊,但似乎被我身边浪莎的艳色所打动,眼神在暧昧中带了些许嫉妒。
  快要过春节了,路灯和各色霓虹灯映红了整个江陵市,显得热闹中透出喜庆。然而就是这些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却是罪恶的最好掩护,白天的繁华,明朗的街道,进入夜色就变得灯红酒绿起来。那些正正经经、衣冠楚楚的道貌岸然们立刻露出了色瞇瞇的嘴脸。那些白天不敢见光的姦夫淫妇在这霓虹灯的掩护下大胆的卿卿我我,出双入对,醉生梦死。
  谁说中国经济落后?看看我们这些高档酒楼,家家爆满!看看我们的舞厅,莺歌燕舞!看看我们的洗浴啊按摩,纸醉金迷!虽说我们没有明里的红灯区,但色情场所不比任何国家的红灯区密度小,而覆盖面积则绝对堪称世界第一。想想我们经济的发展和道德的沦丧,其速度在全世界可都是数一数二的。
  其实我并没有喝太多,些许的酒意也随着刚才那轰轰烈烈的一炮发洩出来,此时脑袋是一片清醒。发动红色的宝马三十二五,问了下靠在身边也有些清醒过来的美貌女同事浪莎,将地址输入进GPS导航里,顺着指引找到了浪莎独居的位于「梅林小筑」的家。
  屋里的客厅很大,摆放着高档的西式沙发和茶几等家俱,旁边就是浪莎的卧室,装饰着金色花纹的西式风格的铁花双人床放在卧室正中,透过极其透明的粉色纱帐可以看到床上铺着的柔软卧具,墙的一边是张典雅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化装品,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是两个蛋黄色的小沙发和小茶几,整个房间显得温馨而又典雅。
  我脱了皮鞋没有穿拖鞋,穿着袜子的脚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让我感觉到非常的舒爽。而浪莎的性感长靴并没有脱去,她就这么被我半搂半拖地进了卧室,穿着浅绿色灯芯绒包臀开档紧身长裤和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感丝绒面长靴子的美丽长腿几乎快要抽筋了。
  脱了浪莎身上的白色的高腰小方领羽绒短大衣,露出她的里面的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下面的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开档长裤,隐隐约约露出黑丛丛的一团屄毛儿,这黑黑的屄毛儿在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开档长裤的衬托下更加显眼!脚上是双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感丝绒面长靴子,娇俏的粉脸上画了淡妆,真是人比花娇,衣服搭配得贴身漂亮而且极其性感,这一切使她惹火的身材更显浮凹,加上灯光下美人半醉媚眼刁斜任你予取予求,妩媚无边辣劲喷人啊,我的眼睛实在忙不过来了。
  我这个色鬼在关键时刻可也没闲着,从饮水机里倒了杯水给浪莎一口饮下,然后一心招呼着身边依然有些醉眼朦胧冲动不已的狐狸媚眼大美女浪莎,控着美人头儿亲小嘴儿咂嫩舌头,伸进薄薄的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摸她高耸的酥胸一对粉奶子,到那条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开档长裤里扣她的小嫩逼,还时不时掏摸着她脚上那双大红色尖头细高跟性感丝绒面长筒靴子,上下狂搞双管齐下,搞得天龙四美之一的这名艳貂蝉~~~狐狸眼大美女浪莎唉唉直叫唤。
  看到浪莎这副楚楚动人慾望未满的俏模样,我忍不住心中一蕩,刚刚宣洩过的慾火又猛然腾起,心中极度渴望着把她娇嫩柔腻的身体抱在怀里再好好怜爱疼惜一次。
  狐狸媚眼浪莎此时酥胸玉乳胯间隐私,在我面前一览无遗,这妖女,怎么都是让人日了还想日,操了还想操,骑了还想骑,妖媚的大美女总是让人日不够操不够骑不够的感觉。怎么看仍是那般娇嫩欲滴、粉红诱人。
  我腾身骑上身边这艳丽的人马浪莎,又是一番云雨春宵,露滴牡丹开……。
  浪莎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阳光射过她的窗帘,照得室内一片光亮,她身上仍然穿着昨天下班时的红色毛衣、浅绿色长裤,只是衣服底下并没有穿着内衣。那双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感丝绒面长靴子没有脱在床前厚实的羊毛地毯上,却拉好斜倚在床头柜上,金属的银色细高跟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娇俏动人。
  「糟了,我睡太晚了,上班会来不及。」一想到上班,浪莎连忙想要起身。可是才从床上坐起来,身体各处都传来酸软的感觉,尤其两腿之间有种异样的充实感,这感觉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还记得在卡拉OK里面男欢女爱,火热的精液射入体中后,累积在身体里的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然后一阵晕眩,后面发生的事情,已经全然没有印像。
  「这是梦吗?」浪莎想着,可是这一切却如此真实,让她无法忘记,身体里还遗留着昨晚的快感,自己是被人强姦诱姦还是通姦,稀里糊涂分不清楚了,但却有着这样的快感,而且对像还是自己新来的同事。
  「宝贝儿莎莎,起床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浪莎转过头去看,见我只穿了件内裤走进房间,手上正拿了个小麦包在啃,显然也是刚刚起床没多久。
  「白秋,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怎么知道我家的?你赶快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浪莎惊慌地说着。「哇,这么激动干嘛,不是你跟我说,我哪知道你住在这里,不知道你住在这里,怎么送你回家,我是好心啊。」我说。
  「我哪里跟你说过。」浪莎质问着,口气很不好,其实这也不怪她,昨晚自从给她嗑药以后,她的意识就慢慢模糊了。「莎莎你说话那么凶干嘛,昨天你不是老公老公的叫个不停吗,怎么现在就忘了,人家说一夜夫妻百世恩啊。」我嘻皮笑脸地说,缓步走到浪莎的床前坐下。
  「你‥‥」浪莎又是生气又是可耻,脸上一阵阵发烧,我说的话虽然难听,自己虽是被强暴诱姦,可是被我弄到高潮频频,最后还几乎晕过去也是实情,跟昨晚那次比起来,她以前的性经验,好像都是小学生办过家家一样。
  「何况你昨天爽成那个样子,我不把你送回家负责到底,难道要让大家都知道你这个大美女拉我做爱,爽到晕过去。」我厚起脸皮,无耻的说着鬼话。
  浪莎听到这话,气得俏脸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明明自己是被诱姦强暴的,竟然被我说成是自己投怀送抱。我看到浪莎恨恨的眼神,又是一阵讨人厌的笑声,我就是喜欢浪莎这朵公司里的骄花平日里那付傲慢的样子,这样当她在我胯下呻吟求饶时,那种征服感才更有味道。
  「怎么?你是不是要报警啊?要报快点哦,不然呆会我可要拉你去洗鸳鸯澡,然后再干一炮了。」我继续说着不要脸的言语,然后往床前走来。「还是你捨不得我这个老公,要跟我作恩爱夫妻吧。」我走到浪莎床前,一副讨打的赖皮死样儿。
  「你……白秋,你不要逼人太甚……打就打,别以为我不敢。」浪莎竖起柳眉大声的说,她自小就最受不得别人激她。「你有种就不要跑,等警察来抓你。」
  「好好好,来,你的手机在这里。」我取过放在床边的手机来,按了几下,拿到浪莎面前。「这是什么?」浪莎大声说,伸手就去抢,我也由着她抢去,浪莎按着钮看着相机的画面,脸色开始发白,那是自己的裸照,明显是昨天晚上拍的,画面上不但有几乎全裸的露脸淫照、粗大的肉棍插在阴道中的模样、白色的精液和淫水从花唇中流出以及大美女张着娇俏性感的小嘴儿品箫含屌春意盎然的大特写等,总数大概有十来张。
  「嗯,我都没想到你这手机照相的功能这么好,昨晚边和你玩边随手拍了几张,效果这么好,莎莎你看你品爷的紫箫时那含羞带臊的小模样儿,拍得多诱人心痒啊,所以直接就用蓝牙发到我手机上作个纪念。」我从自己的裤腰带上取出另外一台手机,我扬扬自得地说着,展示着手机里面的照片。
  「白秋,你……你不要脸、低级、无耻、下流!」浪莎这下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我痛骂,可是拿着电话要拨,却真的一时拨不出去。
  「你要报案也是没关係,我已经把你手机里头的电话号码通通複製过来了,你要真打电话给警察,我就打电话给这边列的所有人,把照片一张张送给他们看个过瘾,你说好不好?」我嘻皮笑脸的说。
  「张柏芝演三级片后报警了,阿娇演完也报警了,你报啊,公司里那么多仰慕你的男同事,别的不说,光小车班就几乎全是你郑平莎的粉丝啊,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欣赏天龙公司的艳照门主角平莎小姐闪亮登场呢!」
  浪莎听到这话,气到了极点,用力一丢,把手上的手机朝我头上丢来,我顺手接住,轻声说:「别乱扔,摔坏了这么好的手机,怪可惜的。好啦,既然莎莎你不想报警,那就先跟我去洗个澡吧。」我说完就向前要去抱浪莎。
  浪莎见我靠近,手腕一扬,就想赏我两耳光,哪知道我动作更快,顺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就把浪莎拽起来推倒在地。浪莎昨晚根本没有换衣服,这一下扑面倒地,那条浅绿色灯芯绒包臀紧身性感开裆长裤一下张开,露出雪白的两瓣大屁股和中间黑丛丛的一团屄毛儿夹着的小浪逼。
  「莎莎,给你脸要懂得爱惜,不要脸你就讨打。」我怒道,一抬脚就往浪莎的白嫩大屁股上踹下去,触脚时那充满弹性的感觉十分奇妙,浪莎被踢得往前扑倒,我顺势就一脚踩住她的背。
  「白秋你放开我!」浪莎尖叫着,身体不停地挣扎,但是背上传来一股大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突然之间一声响亮的「啪!」声,浪莎的背上传来一阵撕裂肌肤的痛楚,痛得她大叫起来。
  「浪莎操你妈!贱逼你给我装仙女装处女,敢反抗老子,让你知道爷的厉害。」我一边咒骂着,一边手上拿着一条皮带,狠狠地往浪莎这大美女开裆裤里的那对白嫩屁股上抽去,顿时雪白细緻的嫩翘屁股上很快出现一条条薄薄血痕来。
  「好痛,白秋,不要……不要了……唉唷……救命啊……啊!」浪莎哀求着,扭动着身体,屁股上痛彻心肺的痛楚让她反抗的念头消弭于绝对优势的暴力之下。
  「敬酒不吃吃罚酒,浪莎老子倒要看你乖不乖,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把你打成没人要的丑八怪。」我气愤地说,雪白娇嫩的女体在自己脚下挣扎的感觉,说实话还真是挺爽的,不过踩着这么个千娇百媚花枝招展的大美女,光看她那光屁股无助挣扎的小模样就骚得老子的肉棒子硬梆梆的了。
  「不会了,白秋你不要打了,我乖……呀……好痛……好痛啊……我听话,我乖……白秋你不要打了……哎唷」浪莎哀嚎着,全身冒出冷汗,大颗大颗的眼泪飙了出来,自小在家里在外面都是被宠爱的心头肉,她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有被打的印像了,到了高中大学,更是人见人爱的大美女,向来只有她摆架子指使人,哪有这样被人折磨的时候。
  「浪莎,乖,听话,好的,屁股抬高。」我移开了踏住浪莎背上的脚命令着,浪莎果然很乖很听话地抬高她又白又翘的大屁股。
  「打开大腿,贱逼笨货。」我又命令着,浪莎听话地打开了她的大腿。
  「好,现在开始自摸,一边自摸一边摇你的浪屁股。」我说着,然后皮带在浪莎的屁股上打了一记清脆的响声,我发现自己实在很喜欢这种驾驭大美女的感觉。
  「啊!」浪莎大叫了一声,她哀怨地回头看着手上拿着皮带的我,歎了一口气,无奈地把细长的手指伸到自己的蜜洞口,令她惊讶的是,她一碰到自己的阴核,竟然马上就有一股轻微触电的快感,她连忙缩回手指,被痛打之后,她的快感神经似乎更加的敏锐。
  「浪莎你这个贱逼,动作快点,不认真的话,老子又要招呼你的大白屁股了。」我喝令着。浪莎只好继续自慰的动作,手指在小肉芽上轻轻的抚弄,很快的,那股轻微触电的感觉立刻爬满了浪莎的全身,很快的,浪莎的脸颊发热,呼吸也急促起来,雪白的翘屁股也摇动了起来。
  「浪莎,你这女人真她妈的天生带贱。」眼见浪莎被打之后自慰居然那么快就进入状况,昨晚被我奸弄到有点红肿的肉缝中居然又渗出亮晶晶的骚水来,而浪莎很快地把手指伸进肉洞中抠弄着,我吞了吞口水,把那件碍事的内裤脱了下来,粗大的肉棒已经昂然挺立起来。
  「喂,大美人儿,想不想要爷的大肉棒啊。」我跪坐下去,拉开浪莎正在自慰的小手,大龟头对準了浪莎的肉缝儿。
  浪莎自己也觉得奇怪,居然在被我用皮带打了之后,被逼着自慰也会有快感,而且现在我的肉棒一顶上来,她的身体居然有奇妙的渴望。只是要她虽然内心多少有些开口承认想要,却又说不出口。
  「想就说啊,浪莎你这贱逼笨货。」只听啪的一声,皮带又在她大屁股上热辣辣地印上一记:「你就说:『我想要老公的大棒子。』这也不会,浪莎你是头猪啊。」
  在我的强势威逼下,浪莎的泪水夺眶而出哽咽起来:「我,我想要……的棒子」浪莎低声含混着想要混过去,可我哪里肯放过这名落难的大美女,很快又是一记抽打。「妈的,想矇混过关啊,贱逼你还不老实听话啊!」我又是一记皮带打在浪莎的屁股上。
  「好啦,白秋,我求求你别打了,我想要老公的大棒子,我想要老公的大棒子,哎唷。」浪莎终于哽咽着放弃了抵抗,一败涂地地低声说着,还连说了好几遍。
  「好,我的乖小老婆,下次不要这样啦。乖乖听话你就不用挨打了,你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只要听话,放谁捨得下狠手啊。」我放下皮带装腔作势地忽悠着,扶住浪莎满布红痕的翘臀,龟头对準肉穴,用力一挺直戳到心。
  「唔。」浪莎闷哼一声,大龟头猛撞到花心的感觉再次让她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敏感神经清楚地感觉到肉棒在阴道中摩擦的感觉,穴肉紧紧缠住我的大肉棍子,几次抽插之后,好像火一样灼热感从紧密相接的性器中涌出。
  「舒服吗?浪莎你这小贱逼,小洞洞夹得真紧啊。」我低头看着自己雄大的肉棒在浪莎体内进进出出的样子,那正在收缩的子宫里面应该还充满着自己的精液,想到这里,肉棒就更加地涨痛。
  「啊……噢……我好爽……好舒服……啊……好深啊……」浪莎忍不住发出畅快的浪叫,粗大火热的肉棒不停地抽刺着,为什么在被如此欺辱作贱并被大力责打之后会有更强烈的快感呢,浪莎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可怕的快感正不停地侵袭而来却是事实。
  「爱不爱老子?听不听爷的话,嗯?」我几乎是用吼声在问的,同时用力把耻骨顶撞着浪莎火热的臀肉,两手捉住她的手腕向后拉,大力轰击着浪莎的淫穴,肉棒感受到强力的收缩。
  「爱,爱……爱死了爷,啊……大肉棒……撞得好深……噢‥‥我好爱你,白秋……不行了……我到了……唉唷……」浪莎的娇艳妩媚的美人头儿向上仰起,慌乱的淫叫声从她饱满的红唇中不停吐出,绝对的暴力和兇猛的性交已经打垮了她仅存的理性,全心投入和我的性爱肉宴之中。
  此时她纤细的腰肢疯狂扭动着,雪白窈窕的身体因为兴奋而泛起粉红色,肌肤上闪着细细的汗珠,一张艳丽的脸上全是淫蕩苦闷的表情。
  「我也爱你浪莎……作我白秋的女人吧。」我豪不留情地用力干着眼前年轻美貌的女同事,粗大的龟头紧紧撞击着她的子宫颈,让浪莎在我胯下发出疯狂的淫叫,阴道收缩的力量越来越强。
  「啊……我好舒服……你好棒……我一辈子‥都是你的……你好棒……噢啊‥白秋你停一下,停一停……啊啊啊‥我要到……到了」浪莎发出凄美的浪叫声,本来疯狂扭动的雪白肉体突然硬挺起来,屁股向后顶住我的耻骨,身体向上仰起,阴精像决堤一样喷涌而出。
  「浪莎你这贱逼再撑一下啊。」我用低沉的声音喊着,猛力的把自己的龟头往她的子宫颈塞进,浪莎那几乎要痉挛的肉洞猛力地收缩着,花心狠狠的咬着我的龟头,同时一股股温热的淫水沖击得我美得直打哆嗦。
  「啊……白秋你快点……噢‥‥快啊……我会死……快‥‥快……啊」浪莎发狂似地浪叫着,她这时候只能如木偶一般的任由我撞击着自己,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几乎让她昏死过去,她努力等着我射精的那一刻,只是浪莎的眼前越来越朦胧,世界上似乎只剩下自己粉嫩娇艳肉体里面那根猛撞个不停肉棒存在似的。
  「浪莎,乖乖做爷的小老婆吧!」我猛撞几下,灼热的精液从几乎撞进子宫口的龟头喷射出来,撞击着浪莎的子宫壁。
  「好……好啊,白秋,我听你的!」浪莎发出不顾一切的叫声,在我爆发的同时,她再次达到高潮,淫乱的肉洞贪婪的收缩着,似乎想把我的每一滴精液都吸到身体里来。
  过了好一阵子,浪莎才稍稍回过神来,她喘着气,我的肉棒依旧深深的插在她的体内。我从后方把浪莎抱起来,让浪莎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在她的坚挺的乳房上搓揉着。
  「被爷干得很爽吧?」我在浪莎的耳边挑逗的说,鼻子里面是髮香、汗水和淫水混合在一起的淫靡气味。
  「白秋,你讲话好粗哦。」浪莎小声地说。从侧面看过去,娇嫩的粉颊红艳如火,上面挂着一颗颗细细的香汗,让我感到无比的满足。「哪里,是我的老二比较粗吧。」我摇动屁股,让自己的肉棒在浪莎的体内意犹未尽地搅动着。
  「白秋,你讨厌啦。」浪莎抗议着:「不要动啦……唉唷……让人家休息一下嘛,你讨厌,干了人家一晚上啦,早上还这么欺负人家……呃……不要……」虽然她这么说,可是淫蕩的蜜肉却马上缠了上来,同时粉臀也配合着摇摆起来。
  「那你说你爽不爽。」我把肉棒用力顶住浪莎的子宫颈,死皮赖脸地说着。「呃……爽……爽死了啦,你讨厌啦……人家都这样了……还问人家……唉唷……不要动……」浪莎喘息着说,她对我旺盛的精力感到十分的讶异。明明才刚刚射精,却依旧硬得像根铁棒一样,而且还继续摩擦着她敏感的肉壁。
  「明天就搬过来和我住,当我的情妇小老婆好不好?」我在浪莎的耳边继续问着。「我……我……我不知道」浪莎的脑中一片混乱,我对她来说实在说不上是个好对像,只是这时候花心被我火热的龟头紧紧顶住,她实在没有思考的能力。
  「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从后方紧抱着浪莎的身体,双手用力的搓揉着她因为兴奋而坚挺的三十三C乳房,火热的肉棒继续顶着浪莎的花心。
  「……」浪莎闭上眼,并不回答。「我们都干得这么熟了,还不好意思。」我开始有节奏的把结实的屁股往上顶,在顶到底的时候同时扭转,让龟头用力的摩擦浪莎的花心。
  浪莎的身体因为我的动作而摆荡起来,秀髮随之飞散,在这种时候,浪莎仅剩的理性很快的就被肉洞中涌出的性慾所淹没。「好……好……啊……我是你的,当你一个人的情妇小老婆……」
  因为成功的让浪莎说出同意的话语而感到兴奋,我扳过浪莎的头,开始深吻起来,两人紧紧相连的下体不停的转磨着、转磨着,我深知不远的前方,无边的快感正等着我们的光临……。